张文隆观点》无根又失能的促转会“压迫体制权力金字塔”
2021-09-26
“压迫体制权力金字塔”根基部份,也就是特务和线民,竟然付诸阙如!白色恐怖冤案、假案、错案最主要的制造者,竟然连一点点责任都不用负,哪怕是一丝丝微弱的道德谴责都没有,促转会这金字塔还盖得真奇怪耶!   图:截取自脸书

每次看到促转会的作文,都会让笔者摇头、摇头再摇头!因为这作文技术实在过于拙劣,以致明眼人一看就能直接戳破。

就以此次“压迫体制权力金字塔”来说,这金字塔的外表乍看之下确实华丽迷人,但却像是积木堆叠的玩具,中看不中用!

所谓“压迫体制权力金字塔”不过是把大家的常识变个把戏,然后换汤不换药继续拿出来推销。

从蒋介石到军法官的角色,这大家知道,不需要促转会再来看图说故事。我们要的是──促转会做出实际的作为!可惜,促转会的作为就是无所作为。这么多年了,蒋介石的宗庙、陵寝、行宫、塑像……,不还是依旧矗立在全台各地吗?

更糟糕的是,这个“压迫体制权力金字塔”根基部份,也就是特务和线民,竟然付诸阙如!白色恐怖冤案、假案、错案最主要的制造者,竟然连一点点责任都不用负,哪怕是一丝丝微弱的道德谴责都没有,促转会这金字塔还盖得真奇怪耶!

促转会这种产品放在学术象牙塔里头玩一玩,不失为茶余饭后的消遣娱乐,也算是美事一桩。但拿出来面对严肃的转型正义,笔者实在看不出究竟有多少急迫性?究竟有多少价值感?政治受难者急速凋零的当下,促转会竟然还有闲情逸致玩这种把戏,这种衙门根本就只是给当权者当厕所里的花瓶!

难怪中华民国的文化部长针对中正庙转型问题,能有恃无恐地夸夸其谈说,现在抗议者立场稍趋向温和,不主张拆馆与拆铜像。

因为对于政治家而言,“时间诚然是转型正义最大的敌人!”但政客呢?哈哈哈,恰恰相反,“时间反而是政客最亲密的同志!”

以此次“压迫体制权力金字塔”来说,这金字塔的外表乍看之下确实华丽迷人,但却像是积木堆叠的玩具,中看不中用! 每次看到促转会的作文,都会让笔者摇头、摇头再摇头!因为这作文技术实在过于拙劣,以致明眼人一看就能直接戳破。